亲人_禅理故事央行

2020-02-04

头条资讯网文章导读:【亲人_禅理故事】她回来了 从单位加班回来,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。楼道的灯坏了,我顺着黑乎乎的楼道摸到家门口,刚掏出钥匙要开门,角落里忽然站起一个黑影,怯怯...

  她回来了

  从单位加班回来,外面已经是万家灯火。楼道的灯坏了,我顺着黑乎乎的楼道摸到家门口,刚掏出钥匙要开门,角落里忽然站起一个黑影,怯怯地叫:“嫂子。”我吓了一跳,黑影拉住我的手,说:“嫂子别怕,是我,佳佳。”

  

亲人

我按着胸口定下神,在手机微弱的光亮下,看到她,衣着单薄,头发蓬乱,但那张脸我还认得出,可不就是老公纪宇的妹妹纪佳吗?她的一只手里,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,脚边放着两个大行李包。我迟疑着问:“佳佳,你怎么回来了,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

  她局促地说:“我等你们一下午了,也不见我哥回来……”

  “你哥出差了,你也不提前打个电话。”我赶紧打开门,把他们迎进去。她把身边的小男孩拉过来,教他:“叫舅妈!”

  我愣住:“啊,这是你的孩子?都这么大了?”

  她窘得红了脸,两只手绞在一起,低着头,脚在地上一道一道地划着。好半天,才开口说:“嫂子,我……我和谭天离婚了……我在那个城市人生地不熟的,呆不下去,只好回来。我不敢回家,怕爸妈生气……嫂子,我能在你家呆几天吗?”

  我还没应声,她就急急地说:“不会麻烦你们太久的,我找了工作,就马上搬走……”说着,她声音哽咽起来:“嫂子,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气,想骂你就骂我几句吧。当初你们都劝我,可我那时鬼迷心窍,谁的话也不听,一意孤行,非要远嫁给谭天。嫁过去我才知道,谭天家里一穷二白的,他还好吃懒做,找个工作,不是嫌累嫌赚得少,就是嫌工作时间长,总是干不了几天就辞了,后来干脆不去找工作,靠我打工赚钱养他,我怀孕8个月还在酒店打工,累得差点流产……他不但在家里胡吃海喝,还往家里招不三不四的女人……日子实在过不下去了……”

  短短一段话,她几度哽咽,泪水长流。

  我的心慢慢软了下来,责怪的话终没说出口,只是说:“回来就好,你和孩子就安心在这儿住下。”然后去开了热水器烧洗澡水,又去厨房烧水煮面,抱了一被褥,去书房收拾床铺……

  两碗香喷喷的香菇鸡蛋面端上桌时,她和孩子显然饿极了,毫不客气地端起碗,一通狼吞虎咽。我看着母子俩落魄凄惶的模样,心里又酸又疼。

  她抛家舍亲,执意远嫁

  我想起四年前,也是这样一个晚上,在外地打工的她,突然带了一个男孩出现在我们面前,挽着他的胳膊甜蜜地介绍:“我男朋友,谭天。”然后不顾大家惊诧的目光,郑重宣布:“我们要结婚了。”

  不等婆婆盘问男孩的情况,她已主动介绍:“他家在湖南邵阳,独生子,父母在长沙打工,没车没房也没钱。”似乎知道父母不会同意,她直接堵上他们的嘴,“不管你们同不同意,我认定他了。我们打算回去就结婚。”

  话一句一句,像重型炸弹,把平静的家炸得硝烟四起。婆婆被气炸了肺,捂着胸口直骂:“你这是专门回来气我的吗?我怎么养出你这么个白眼狼?你给我滚!”

  从小被父母娇惯坏了的她,毫不示弱地拉起男孩的手就要走:“滚就滚!”

  我和纪宇赶紧追出去,到楼下,我把她拉到角落里,苦口婆心地劝她:“你了解这个男孩多少就要嫁给他?爸妈养你一场容易吗?你说不要就不要了?你想过一个人远嫁的后果吗?一旦受了委屈和伤害,连个帮你的人都没有……”

  她也流泪了:“我一个人在外面吃了多少苦,你们知道吗?我什么也不图,就图他对我好。”

  纪宇忍不住发了飙:“你在外面吃苦是我们让你吃的吗?当初是谁哭着闹着要出去的?愿走你就走,走了就别回来!你要是把爸妈气出个好歹来,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!”

  她恨恨地一跺脚:“好,从此我们恩断情绝,你没我这个妹妹,我也没你这个哥。”

  她果然就走了。为了自己的爱情,她不惜和全家人决裂,舍弃所有的亲情和眷恋,义无反顾地奔她的幸福去了。

  她走后,婆婆被气得住了院,撂下狠话:“她这辈子别再进我的门,踏进来一步打折她的腿!”

  原谅并不是那么难的事

  她暂时住在我家里,在这个她曾经熟悉的家里,她像个客人一样缩手缩脚,小心翼翼。每次做饭前,都要先征求我的意见,米饭软点还是硬点,炒菜要不要放花椒辣椒。饭桌上,我刚说一句青椒肉丝有点咸了,她就诚惶诚恐地道歉:“那怪我,盐放多了。”看到我的饭碗空了,她飞快地站起来,帮我盛饭。吃完饭,她抢着收拾碗筷,很卖力地擦洗油烟机上的油渍。我告诉她不用那么费劲,可以到外面找个人来清洗。她满脸讨好地笑:“反正也是闲着,自己干放心。”

  4年的生活改变了她,她不再是那个活泼烂漫爱说爱笑的女孩儿,变得谦卑,谨小慎微。

  有一次她儿子和我女儿争小火车,女儿强势惯了,一把把她儿子推倒在地。她看到了,没有责怪侄女,却抬手就打了儿子一巴掌,训斥他:“不是告诉你了吗?不能抢姐姐的玩具。怎么那么不听话啊?”

  第三天,纪宇出差回来,她正趴在地上擦地板。纪宇看到她,随口问:“什么时候请的保姆啊?”她抬头,看到哥哥,尴尬地叫了声“哥”。拿着抹布,垂手而立。

  纪宇愣住,呆了半天,才不相信地叫:“佳佳?”迅即,他又虎起脸,冷冷地问,“你还认得这个家啊?”

  她没说话,脸上的泪成串地落下来。她儿子看到妈妈哭了,跑过来像个小男人一样站在妈妈面前,盯着纪宇严肃地说:“你把妈妈弄哭了,你是坏人!”

  她赶紧抱起孩子,纠正:“他不是坏人,他是舅舅。快,叫舅舅!”

  孩子嘟着嘴,奶声奶气地叫了声“舅舅”。到底是骨肉血亲,一句“舅舅”,一下把纪宇的心叫软了。他把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,慌忙从口袋里掏钱给他。泪,也不由自主地落了下来。

  那天晚上,纪宇亲自下厨做了一桌好菜,饭桌上,她讲起这些年的经历,追悔莫及。纪宇说:“过去的事就过去了,把那一页翻过去,咱重新开始。你回来了就好,明天咱一起回家看看爸妈。你不知道,这几年,妈提起你就哭,眼睛都坏了。”

  她红了眼圈:“我现在这样,回去他们看了也难过。不如等过几天找了合适的工作安顿下来再说。”

  一地鸡毛

  她天天出去找工作,可合适的工作并不那么好找,不是工作时间太长无法照顾儿子,就是薪水太低!算下来,付了房租水电费伙食费,基本上所剩无几。找不到工作,她只好继续在我家住着,依然很谦卑小心,处处看我的脸色,可是安宁有序的家里,凭空多出两个人来,我很不习惯。

  两室的房子,本来一间是我们的卧室,一间是我的书房兼女儿的睡房,现在他们母子占了书房,女儿要和我们睡不说,我晚上也无法在书房写稿。周末想睡个懒觉,她却起得早,在卫生间哗啦哗啦地洗衣服。她用过的马桶不是忘了冲就是没冲干净,内衣晾在暖气上,好几天也不收。儿子也顽皮,在家里随便翻东西,有一次玩电脑,竟然把键盘上两个按键给弄坏了。两个孩子还常常争东西,闹得家里鸡飞狗跳。

  都是琐事,然而一地鸡毛,终归让人不舒服。晚上纪宇回来,我憋了好久的怨气终于爆发。他讨好地为我捶背揉肩:“不是正在找工作找房子嘛?你再忍耐两天。她现在孤儿寡母的,我这做哥哥的,总不能把她赶出去吧?”

  几天后,我整理东西时,突然发现一张3万元的存单不翼而飞。我当时就急了,打电话问纪宇,他支支吾吾的。我一再追问,他才坦陈,他帮纪佳找了间门面,准备让她开个包子铺。那钱是他取的,帮纪佳买了设备,按房东的要求,预付了一年的房租。

  我一下就恼了:“你疯了!咱小门小户的,省吃俭用攒点钱容易吗?你出手倒大方,不和我商量就把钱借出去了?她又没经验,万一生意赔了钱不就打水漂了吗?”

  纪宇说:“我不是怕你生气吗?你放心,地点选址经营思路我都考察过了,你不也夸佳佳做的包子好吃吗?佳佳现在正在难处,我们是她最亲的人,这个时候,咱不帮她谁帮她?再说,她好了,我们才有好日子过啊。”

  我没再说话,心却被软软地打动了。

  亲人的亲

  包子铺就开在小区门口,因为味道好分量足,生意果然很好。每天早晚门口都排着长长的队。她每天凌晨4点钟就起床,奔菜市场买新鲜的蔬菜和肉,回来洗菜,剁馅,揉面,包,蒸……很辛苦,但她脸的上笑容越来越灿烂,整个人都变了,精神焕发,神采奕奕。

  周日,我回老家,挑了恰当的时机,把她的情况告诉了公婆。婆婆听到她回来了,当即就要跟我回去看她。婆婆老泪纵横:“这傻孩子,哪有父母和孩子记仇的?家永远是家,亲人永远是亲人,砸断骨头还连着筋呢。”

  公婆跟着我回来,在包子店门口,看到在店里忙碌的她,老俩口忽然蹲下来,像个孩子似的抱头痛哭起来。是的,一直以来,她都是他们不敢碰触的软肋,她离开了4年,但在父母的心中,她从未缺席。每一天每一时,她都被父母挂在心上,让他们的心,疼了又疼。

  她看到父母,呆了半天,嘴唇嚅动着,终于拉过孩子,走到公婆面前,说:快,叫姥姥姥爷……“

  婆婆抱起孩子,亲了又亲,泪流满面。

  什么叫亲人?就是再深的伤害也能原谅,再深的误会也能解开。只要你回头,亲人的心永远敞开着,时刻准备接纳你,无论荣耀,还是失败。

本文【亲人_禅理故事】由头条资讯网的小美整编收集于网络不代表本站观点,如果您还想了解更多关于头条资讯网相关的文章,请点击查看其它文章,请关注头条资讯网,

阅读延展

1
3